“社保入税“来了,对餐饮老板有什么影响?

当前位置:天天开店 > 餐饮资讯 > 业界餐饮 >

|

浏览:

|

2018-10-31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于7月出台了《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方案》,对社保征收问题进行了重要改革:自2019年1月1日起,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医疗保险费、失业保险费、工商保险费、生育保险费等各项社会保险费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

  值得我们注意的有两个重点:

  (1)全员交社保,也就是企业有多少员工就要有多少人交社保;

  (2)缴纳社保的基数是按照工资总额,包含了基本工资、岗位工资以及各种补贴,还有加班工资、年终奖、提成、奖金等,完全合法的做法是基于工资总额和全体员工总数去缴纳社保。

  在2019年1月1日起,社保费用将改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很多餐饮人对此茫然,不清楚社保新规带来的行业变化。贴心的玩家小编为了让大家少走弯路特意就此问题详细地为各位解读!

  首先我们谈谈现在餐饮企业的用工状况。

  做餐饮的都知道,每个月有两座大山压在身上:房租、员工工资。先要把这两大费用赚出来,才能谈利润。据统计,近十年来,房租平均上涨了5倍以上,远远高于正常递增,人工成本也增长2-3倍。

  

  那么一个基层员工的用工成本到底是多少?仅以上海地区为例,服务员的基本工资在3300~3800左右。但一个员工的用工成本还不仅限于此:

  1、食宿

  几乎所有餐饮企业都为员工提供食宿,保障员工的基本生活。做生意讲究地段,餐厅爱扎堆开在热闹繁华的地点。因为餐饮行业的特殊性,餐饮员工的上班时间长(早10晚10)、工作强度大,下班既晚又累,为了体恤员工,宿舍也不得不承受高房租就近租用。租用宿舍的花费平摊到每个人身上至少200~300元。员工餐一般提供2~3顿,按每人每天最低15元的成本计算,每月的的成本扣除休息时间成本在400左右。

  2、各类奖金补贴

  餐饮行业的服务员行业流动性高,年纪小。根据走访调查,30岁以下的餐饮业服务人员占比高达72%。“00后”已经成长为餐饮业服务员的主力军。年轻有活力是“00后”的优势,没有职业责任感也是这一群人最大的劣势。年轻员工因为没有家庭压力,随意的请假、离职常常让管理者措手不及。调查数据显示,30岁以下的从业者近期考虑换工作的比例高达67%,并且在过去一年平均每人变换工作数1.08次,其中有近31%的新生代就业者在过去一年里变换工作数达2次及以上。为了提高员工到岗率,增加员工的稳定性、积极性。不得不巧立名目众多奖金比如:全勤奖、工龄工资、菜品推荐提成等。每种名目的奖励金额也在30~100元。

  3、社保及商保

  一个行业内默认的操作,为了降低用工成本,以及餐饮业员工的高流动性,很多餐馆并未与服务员签订正规劳务合同。

  九月末上市的餐饮行业火锅龙头海底捞IPO招股书中,补交了过去三年的五险一金合计人民币8800多万。海底捞在餐饮业内与它超强的盈利能力和优质服务质量齐名的是它远高于业界的员工福利。如果海底捞都有这么大的社保缴纳问题,可以推断国内的餐饮行业都可以认为没有什么完全合规的企业。甚至社保有缴纳的员工占比不会超过20%,80%以上是没有交。更多的餐饮企业只为其中高层工作人员缴纳五险一金。

  以上海为例,如果完全严格执行社保新规,按最低基数缴纳,一个月薪3500的服务员自己需缴纳610元,到手工资仅有2889.7元。九成员工宁愿放弃社保福利换取更多的到手工资。而单位则需缴纳1496.06元,这几乎占了员工基本工资的40%,用工成本瞬间提高28%。所以,在员工和雇佣者共同的默契下,造成了现在这种餐饮业员工普遍不缴纳社保的现象。

  

  如果再算上公积金则一个税前3500元的服务员的用工成本瞬间飙升至白领水平。参见下图:

  

  以我们的一个规模中型的传统餐馆客户为例,平均的员工人数在30人左右,去年净利润接近18万。只有厨师长及前厅经理等中高层3人按最低基数缴纳了社会保险。如果全部员工足额交五险一金,那么这家餐馆的用工成本一个月要额外增加4万。这是一个盈利状况相对较好的个例。近年来餐饮行业并不景气,对于更多微利、甚至徘徊在生死线的餐厅来说,足额缴纳社保就是压死餐饮的最好一根稻草。

  为了应对社保新规,各种餐饮企业在如何减少用工成本上可谓各显神通,就下面几种用工情况给各位餐饮同仁提供三种操作性强上得了台面的操作思路(各地实操有差异,仅供参考):

  一:短时间内不改变用工人数和用工构成

  为了减少用工成本,简单粗暴的减少人数显然是不可能的。短时间也无法调整用工构成,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减少社保支出?

  选择社保的洼地,异地缴纳社保。

  由于全国社保缴费基数不一样,部分公司选择基数较小的异地缴纳社保,在本地缴一些个人所得税。这个涉及到劳动关系建立地跟薪酬的支付单位不一致。劳动关系跟社保可能A地区,薪酬支付是B地区。这个需要和当地社保局沟通,比如发了工资没有交社保,企业提供证明在另外一个地方交,说明为什么在那个地方交。

  

  以图中为例,同样为3500的税前工资,在宁波缴纳社保的话比在上海,员工到手工资多127.36元,公司社保费用减少578.99。

  二、用工人数不变,丰富用工构成

  首先要重新分析餐厅各个岗位的特性,为公司制定合理的用工方式,灵活用工也是有效降低社会保险的方法之一。针对核心岗位,应当采用标准劳动关系;对于其他岗位可以采取以下方式。

  

  1、外包协议:

  以餐饮业为例,现在越来越多的商家为了提高顾客的用餐质量和每一餐的毛利率,除了提供常规的可乐、啤酒等商品外,提供一些成本低、侧重于创新的花式饮品。与其专门高价请经验丰富的调酒师不如把水吧的业务外包出去,签订专业的外包协议,可以以实际销售金额进行提成。这样既减少了管理成本,同时也能够分享到红利,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2、小时工

  对于小时工的灵活应用,我们可以像先进成功的同行学习,比如海底捞就把一些可替代性比较强的基础岗位,像洗碗间、保洁、洗毛巾、洗杯间、传菜等岗位使用了钟点工。

  有一个细节在招聘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在协议中约定清楚餐厅招的是“钟点工”而不是“某个岗位的钟点工”,这样做有两点好处:一是防止遇到较真儿的员工,超出职责范围外的其他活儿不干;二是防止极少部分小时工离职的时候耍赖,偏说自己是正式员工要求索赔加班费、社保费等,要是缺乏有力的证据你很可能会败诉,增加了用工风险。

  3、根据具体状况启用退休人员和协保人员

  在上海,“红宝石”、“凯司令”“光明邨外卖”这种老字号餐饮企业更青睐一些本地的女性退休人员,一方面这些“大妈”服务更热情亲切,和本地人交流更顺畅,另一方面作为退休人员返聘就是一个劳务,不会是劳动关系,不用交社保。

  以上的用工方式都是抛砖引玉,不同的餐饮类型和所在城市的劳动力充沛程度适合不同的用工方式。

  三、优化餐厅动线,升级科技含量,减少用工人数。

  

  随着开放式厨房风潮的兴起,厨房离顾客的距离越来越近了,通过餐厅动线的合理优化,传菜这个动作逐渐可以由服务员部分承担,减少传菜岗位,在一些中小型餐厅甚至可以达到取消传菜岗位。

  除了传菜岗位,像收银和点菜这两个动作随着手机点单和支付的普及,不少商家引进了智能的点餐收银系统,比较有名的像:客如云、二维火等。除了部分年纪大的客人和一些高端餐饮不适合使用二维码点餐和结账外,年青一代的消费者大部分已经养成了用手机来完成一切的习惯。引入智能系统后,虽然前期由硬件投入成本,但从长远来看,机器成本和稳定性是远优于人力的。

  这几年餐饮业面临着很大的挑战。有数据显示,2017年只有20%的餐厅能够盈利,上半年关了21万家店,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平均每个月10%的餐厅倒闭,餐饮企业的平均寿命还不到2年。面对着人工成本、原材料价格、房租成本、能源价格的不断翻升,菜品价格的上涨远远望尘莫及,餐饮行业的利润不断摊薄。在无法改变外部环境的情况下,如果想继续在餐饮这条路上走下去,升级自身的素质,提高效率是唯一的出路。

  最后分享一句话: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与各位餐饮业同仁共勉!

更多更多推广推荐

更多更多达人论文

更多更多运营推荐

更多人气项目